谁有复活密码全本发给我谢谢我的邮箱
时间:2019-11-08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展开全部上传者的话:各位兄弟姐妹,由于种种原因,网上几乎找不到复活密码后面的章节,本人甚是气愤。所以本人特地弄了本书看,也上传到网上,与大家分享。

  “欢迎大家来到地球上的最后一个秘境,西藏最神秘的地方,墨脱。大家来到这里,一定会不枉此行!”美丽的门巴女孩嗓音洪亮,在旅游车上大声为大胡子安排的最后一批北京游客介绍着墨脱。陈芮奇怪的想着,这女孩是不是用写现成的稿子,说话一点都没有乡土的气息。

  “墨脱是一个受到很多信徒顶礼膜拜的圣地,给众多西藏人的心灵播下无限的诱惑,墨脱在藏语中的意思就是‘花’‘隐藏着的像莲花那样的圣地’。据说全域地形极像一幅女神多吉帕姆的仰卧图,于是又有说法说这里是金刚亥姆多吉帕姆用自己的身躯幻化出的。九世纪的时候,吐蕃赞普赤松德赞邀请莲花大师去遍访仙山圣地,大师到了这里发现此处如一朵盛开的莲花,有圣地之象,遂在此修行宏法,并取名‘白玛岗’。《甘珠尔》藏经里称‘佛之净土白玛岗,圣地之中最殊胜’,传说这地方粮食堆积如山,取之不尽;肉食各取所需,用之不竭;虎骨、麝香、雪莲、灵芝俯拾皆是,山珍野味、香甜果品应有尽有,还藏有打开通往极乐世界神门的金钥匙……

  宗教传说增加了白玛岗的神秘感,这里成了区内外远近闻名的朝拜圣地,一批批虔诚的信徒抛家舍业,扶老携幼,从四面八方赶来,路途艰险、湿热环境、劳累困顿使沿途不时有人倒毙……上世纪50年代的时候,还有上百名藏东川西的朝圣者来到这里,或食物中毒,或病饿而死,至今墨脱的老人们还清楚地记得那幕惨剧。”

  “你这小姑娘!怎么我们刚来就说这么多吓人的啊!”一个中年人听不下去,嚷嚷起来。张也在旁边也微微一下,对陈芮说:“也是哈,大家来旅游,她怎么说这么不吉利的啊。怪不得你说是不专业的导游呢!”陈芮也奇怪,刚才还像是拿稿念的,现在怎么就变味了呢!

  “对不起!”小姑娘报以意味深长的一笑,“不说这些了。我给大家说说墨脱的景色吧!”

  “墨脱海拔1200米。地势由北向南急剧下降,从北部高达7756米的南迦巴瓦峰,下降到南部仅数百米。四面环山,形似莲花。这里的地形曾有一个门巴民族民谣做过生动的描述:商定在云间,山脚在江边,说话听得见,走路要一天。不但宗教的神秘吸引着众多的善男信女,这里独特的自然景观和人文景观,也是全国乃至世界人们向往考察探险的宝地。”

  “墨脱境内为名于世的雅鲁藏布江、雅鲁藏布大峡谷隐藏在地球最隐秘处——喜马拉雅山脉、念青唐古拉山脉和横断山脉三大巨型山系交汇的地方。雅鲁藏布江蜿蜒千里,本来像温顺的少女,流至米林派村的时候,却一反常态,变成一条奔突不羁的巨龙,冲破南迦巴瓦和拉加白垒两座大雪峰的层层堵截,掉头向南呼啸而去,形成了举世无双的马蹄形大拐弯奇景,纵贯墨脱全景,直抵印度阿萨姆平原。”

  小姑娘刚要继续说,那中年男人站了起来打断了她。“说到这里,我得补充几句,由于雅鲁藏布江的万世劈山奔突之功,所以造就了南北走向的大峡谷,为强劲的印度洋季风穿越喜马拉雅山的巨大屏障打开了大门,西藏高原别具一格的气候和自然景观都要得益于雅鲁藏布江的一反常态和大发脾气哪!”

  “当然,哥哥就是搞气象的啊!不对,搞的是学问,不是气象!”中年男子一句话,把一车人都给逗乐了。

  中年人又点秃顶,身材矮胖。没顾大家的嬉笑,他很自然的代替了小姑娘的位置给大家接着说。“这个雅鲁藏布江,可不一般哪!在90年代的时候,中国科学院对墨脱进行了多次大规模的考察,一丰富的第一手资料和科学数据对这里的自然生态作了全面研究,那次获得了许多重要发现。比如雅鲁藏布大峡谷无论深度和长度都居世界第一,最深处即在南迦巴瓦岸和加拉白垒峰之间,深度大5382米,长度49403公里,美国科罗拉多大峡谷和秘鲁科尔卡大峡谷全都自愧不如!”

  “哥哥,你怎么也知道这次考察啊?你是不是在上次跟中科院的一起来的呀?”小姑娘羡慕的问。

  中年人故作神秘的点了点头,车内一片哗然,他的形象立刻高大起来。“中科院,气象学,也许这人作为team number之一参与考察,那他一定在学术界有点名声了。为什么我在去墨脱的list中没看出来呢?”陈芮心里思考着,一安静假装望向车窗外。

  “我们上次可不容易呐1”大家的哗然好像极大程度的满足了中年人的成就感,他继续绘声绘色的讲道:“大家都知道,在没公路以前去墨脱,必须翻雪山、攀峭壁、穿密林,用自己的双脚长途跋涉、步步丈量。通往这天堂般美丽的地方的道路好像炼狱一样,江两岸山壁陡峭,深谷中江水汹涌,虚许多路段是在峭壁上凿成的天险,一面是陡峭的山崖,一边是万丈深渊;山口处不分冬夏都是白雪皑皑,沿途是猝不及防的雪崩、骤雨、飞石、泥石流等诸多艰险。”

  “是啊!在90年代,这里曾经建过一个扎墨公路,全程141千米(波密县扎木镇——墨脱)。这条耗巨资修成的公路,只开进过一辆汽车就宣布报废,而这辆车开到墨脱后就成了永久的‘文物’。公路上长满了灌木和杂草,许多路段路基已经坍塌,有的地方已成了巨大的滑坡面,路上架设的桥梁仅剩下一些锈蚀的钢架。”

  “危险,就是墨脱的代名词,不但有沿途的诸多自然风险,还有生物危险。我们上次徒步,一个同伴被一只火柴杆粗细的蚂蝗吸血,吸完血后的蚂蝗变得比筷子还粗,同伴的伤口因蚂蝗分泌的抗凝血剂而久久不能愈合,鲜血一只往外流,这件事情知道现在我还记忆犹新。”

  “哥哥,您不是说不能说吓人的吗?你说的这个可比我说的还要吓人呢!”小导游提醒着中年人。

  中年人突然学究一样的拍了一下自己的脑袋,“是啊,我怎么说起了这些!你接着说吧。”他有坐回了自己的位置,开始沉默。

  “从北京团过了的,以前来过墨脱?”陈芮坐过去递了一支烟给中年人,那人立刻摇着手说:“谢谢!我不抽烟!老婆管得严不让抽,生生给戒掉了。”

  “第三次了!第一次90年代跟中科院考察队,第二次三个星期前,这次要不是一个老朋友委托,帮我出钱让我来完成他的这个心愿,我可不愿意来了。”

  “是啊,您怎么知道?难道你也知道他……”中年人立刻露出了疑惑、警觉的目光。

  “我叫王茂。”陈芮看了一眼张也,张也也正在瞪着眼睛看他。“我在北京自己做点小买卖,赚了点钱,带着我老婆出来玩玩。我老婆喜欢游山玩水,玩刺激的。”陈芮低声对李真说。

  “是啊,还是我发现的。虽然我这岁数大了,胆子可不大。看到卢毅那吊死的样子,把我给吓坏了。”

  “派镇的兄弟客栈,他有钱,自己一个房间。我们算是相对熟一些,早上起来,导游说他怎么还在睡觉啊,简直太看不惯他这种派头了。我说别发火,我上去叫他。房间的门没有锁,我一推门看到一双快要凸出来的大眼睛,死盯着门,那面貌,真不想回忆。他的脚底下是一个翻倒的凳子,兄弟客栈上面是高高的横梁,他的皮带挂在横梁上,身上穿得整整齐齐的,昨天睡觉前那一套衣服。床上的被也没有用过。”

  “他住在兄弟客栈的二楼,窗户关得严严实实的,还上着锁。晚上正好有一伙人在下面喝酒,跟警察说不但他的房间没人进去过,甚至二楼的走廊都没人溜达。也是,我们都累得跟上面似的,谁出来溜达啊。”

  “他一直就在我们团里跟着我们这些人。期间跟几个小姑娘唱过几首歌,情绪一直不好不坏的。可能是个大少爷,吃不了什么苦,累点就不吭声了。”

  “但是就是有一点我觉得挺奇怪的。那是我们去布达切波雪山的时候。那里是一个巨大的溶洞,那里面有暗涌。那天卢毅早早就去了那个溶洞,比我们都早,一直待在里面。等我们去的时候他已经出来了,我看到他眼睛中有水,好像刚刚大哭过一样。我就问他怎么了,他说没事,就跑到一边上去呆着等我们了。我们出来的时候,我看他脸色还是很难看,好像又哭过。我也没多问他,年轻人的举止很多时候我们没法懂,但是我觉得奇怪。这以后他一直都不怎么说话,景色也爱看不看的,两天后就自杀了。着是我唯一觉得挺奇怪的地方。我也告诉了他爸爸。他爸爸听了这个,不由分说一定要跟我再来一次,让我跟他一起再去那个溶洞看看,还说要把我在墨脱沿途卢毅所有的一举一动都细细的讲给他听,还出了钱给我。”

  “跟他爸爸比跟他熟多了。他爸是我的老邻居,都住10年了。我就住他家对面!”

  世界真是巧!陈芮想着早上在卢根生家门口看到的出去练剑的胖女人,说他老公刚从丽江回来,原来这人又踏上了去墨脱的旅程。卢根生出钱让他一起来的,如果卢根生死了,他为何还要来呢?是怕浪费了钱,还是要完成老邻居的一个心愿,再帮忙走一次看看有没有新线索?陈芮不能表示出太多,以免引起李真的怀疑。他想这一路他要代替卢根生来随着卢毅的足迹,仔细研究他留下的线索了。

  车还在颠簸着,墨脱终于修了一条简易公路。由于这里处于喜马拉雅山断裂带和墨脱断裂带上,地质活动非常频繁,是地震、塌方、泥石流的多发地带,所以在车子小心翼翼的前行过程中,很多人开始心生恐惧,祈祷着此行能够平平安安。张也也不例外,她也在默默祈祷着,这时侯她爸爸的电话打过来了。

  “你知不知道,陈芮是谋杀朗逸飞公司市场部秦颖的第一嫌疑犯,他的枪射出的子弹打死了秦颖。现在他需要拘留北京!你们却坐飞机跑去了拉萨。你们在哪?”

  电话声音很大,陈芮都听到了。看来刘蓉够意思,没有把华泰旅行社的调查结果上报。所以他们只能通过飞机查到陈芮和张也去了拉萨!陈芮心里默默感激着老兄弟们,对张也也使着眼色。

  “爸爸,我们出来散散心,我保证帮你看住他,不让他胡作非为。你放心吧!过几天,我就把他押送到你面前。我们两个就玩几天。”

  “胡闹!你知道问题很严重吗!陈芮的爸爸陈友文很可能是精神分裂,陈芮的爷爷也有精神病史的疑点,他妈妈上吊自杀。陈芮的枪杀死了秦颖。你跟陈芮在一起非常危险!你快点告诉当地警方,让他们把陈芮押回来。你要离开他,越快越好。你知道,他聪明过人,训练有素,非常危险,很可能让你没命!也可能设局谋杀你,让你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喂?喂?爸爸,信号不好。我先挂了,一会儿回给你!”张也假装听不到爸爸的话,把手机挂断了。电池拔出来交给陈芮。

  “精神分裂?”陈芮瞪着眼惊讶的看着张也,把“还要我的爸爸和爷爷”几个字吞了下去。

  “他职业病!总是紧张兮兮的,不用在意。”张也露出了倾城的笑容,在外面嫩黄彩绿相间的天堂颜色背景下,好像一朵莲花盛开在陈芮眼前。她坚定的信任和立场,让陈芮心生一阵温暖。他再次紧紧的握住张也的手,在所有证据都指向他的时刻,自己的前女友,义无反顾留在身边,自己是多么幸运的一个人!

  “各位,我们现在即将到达林芝地区米林县派镇,这里是世界第一大峡谷——雅鲁藏布大峡谷的入口处,也是墨脱县与外界的主要出入口。每到夏季,商人旅者都会从四面八方会聚于此,热闹异常,这里已经成为集人流、物流、商贸、民俗、娱乐于一体的极具特色的重要集镇。派镇一面临江,三面环山,风光秀丽,景色宜人,是进入大峡谷或是墨脱前难得的游憩地。这里的著名景点有情比石坚、魔湖、格嘎温泉、魔鬼头、南迦巴瓦峰、加拉白垒峰、雅鲁藏布大峡谷。

  “怎么魔湖、魔鬼头,这么多魔啊,听起来怪吓人的。“车里一个小姑娘吐着舌头说。

  “哈哈,这几个可都是有故事的地方。”小导游爽朗的笑着,接着说:“魔湖位于雅鲁藏布江入大峡谷一处宽阔的水面,湖由江成,江湖溶于一体。传说魔湖是魔鬼巴洛拉领地的标志,有两只独角水怪看守。有一天,魔鬼巴洛拉与镇守该地区的南迦神决斗,被斩首于后山。就在南迦神于魔鬼巴洛拉打斗之时,两只独角水怪趁机潜入偷吃了佛主赐予南迦神的仙丹,藏躲于湖中。每过一段时间,水怪都会出来作乱。水怪出现时漫天乌云、,湖中搅起通天水柱,待风平浪静、雾消云散之后,周边数十里内的村民和动物均被席卷一空。后来南迦神派徒弟格桑下山修建镇妖宝塔,并给他一块神石,告之该石必须要由九千九百九十九个族人诵经祈福,在放入宝塔之中方可震慑水怪。当地本来就人丁稀薄,再加上水怪危害,人们大都已经迁徙到了别处,所以下山后格桑遇到的最大问题便是寻找为神石诵经祈福的族人。格桑徒步走遍了每一个部落,历史13年,终于带着神石归来,在魔湖中筑起镇妖宝塔,从此以后魔湖风平浪静,周边地区也变得富饶美丽,人们相聚而来,过着幸福祥和的生活。”

  “哦。原来魔湖已经没有魔了。那块九千多人祈福的石头,现在还在宝塔中吗?”小姑娘继续问道。

  “这个我就不知道了,那个宝塔被当地人称为神塔。不能参观,但是远远望去,塔身周围有一种说不出的光芒和力量。”小导游眼睛望向窗外,表情神圣而虔诚。

  “南迦巴瓦峰藏语意为‘直刺蓝天的战矛’,在世界最高峰中排第15位,有冰山之父的美称。南迦巴瓦峰充满了神奇的传说,因为其主峰高耸入云,当地相传天山的众神时常降临其上聚会和煨桑,那高空风造成的旗云就是神们燃起的桑烟。据说山顶上还有神宫和通天之路,因此居住在南迦巴瓦峰的人们对这座陡峭险峻的山峰都有着无比的推崇和敬畏。由于南迦巴瓦峰的三角形峰体像金字塔,终年积雪,云雾缭绕,从不轻易像世人泄露自己的神秘天机,所以南迦巴瓦峰也引起了很多国际友人的关注。有些外国人为研究南迦巴瓦峰不远千里到这里定居,我们即将去的地方就有一个外国学者,名叫Gray,他不但是当地很有名的学者,还是星象学家和宗教大师。如果有英语好的感兴趣的朋友,可以去他那里跟他聊聊,问问自己今年的流年,或者让他用八卦给你算上一卦。”

  “Gray对八卦和星象学都很有研究,他一直认为墨脱可以发展成为未来的耶路撒冷,是多种宗教融会贯通的好地方。但是截止目前,他的研究还只是集中南迦巴瓦峰,宗教和星象只是他无暇顾及而又被名声所累的副业而已。”

  “不知道那个外国人给了他多少好处,你看她卖力宣传的。不知道收多少钱呢!不过我是动心了,我们晚上过去看看!”张也悄悄趴在陈芮耳朵旁边对他说。

  其上小导游的话早就引起了陈芮的注意,但是他注意的并不是她帮助外国人做宣传,而是她的语言。这样的语言真的很不像是当地人的谈吐。

  由于林芝地区是墨脱的入口,而每年6~8月是进入墨脱的唯一季节,如小导游所说,这里是一个商业、贸易、旅游的集散地。随处可见形形色色的人,商人,游客,本地门巴人,外国人,演员,僧侣。想得到的想不到的,在这里都能看得到。张也很兴奋,可能由于一路旅途辛苦,她也饿了,晚餐吃了很多,边吃边跟陈芮煞有兴致的交流着耶路撒冷,宗教。李真也慢慢的跟他们熟稔起来。他也提到了那个算命的外国人,说算得很准,上次卢毅也去了他那。而且并不收钱,之随缘。

  林芝的气候在晚上冷得异常。张也穿上了淡黄色的毛衣,犹如刚开锅热煮后的一个荷包蛋,滑嫩可人。他换了个号码,打了几个工作电话,确定了一下自己回京的日期安排和大小事务。陈芮的电话也来了。陈芮一看刘蓉的名字在闪烁着,轻轻踱步到了一旁。

  “陈芮,你怎么样了?局长大发雷霆呢。听说你还拐走了他的女儿,他现在恨不得挖地三尺也要把你弄出来。并且他已经知道你在哪了。下张他们已经过去找你了,他们已经联系了当地警方。”

  “意料之中!”陈芮镇定的回答。“我从他跟张也的通话时间判断出他应该已经知道我在哪里了。陈友文怎么样了?”

  “你爸爸他……”刘蓉顿了顿,“精神医生梁友对他进行了全面检查,你知道梁友吧?”陈芮怎么能不知道这个名字,爸爸上学的时候学的是心理学,梁友是爸爸的同学,也是他和妈妈最好的朋友之一。知道妈妈去世,爸爸突然举止怪异,不但放弃了继续师从当时学术界名声大震的科学怪才张肃清教授,从事生物医学分支的心理学研究,还跟以前的很多老朋友慢慢减少了来往。最让人无法理解的,就是跟梁友的关系疏淡。陈芮一直不知道两个人减少来往的原因,之知道后来梁友在犯罪分支的生理学研究方面,也颇具造诣。

  “梁友最后的判断,你父亲是并发性精神分裂症,需要在精神病院留院治疗。现在还不能确定六芒星案件的几个受害人跟你父亲的关系,也不能确定是不是你母亲的去世,让你父亲受到了巨大的刺激。你父亲用自己的假想并伙同买凶构建了一个六芒星组织,行凶杀人。但是昨天在野史学家乔正的死亡现场发现了你父亲的指纹,很对证据对你父亲不利。现在你父亲作为重要嫌疑人,正在我们的严密监控下。目前我们的方案,是寻找更多的证据还有尽快以梁友的医术治好你父亲。而且,局长现在也怀疑你有遗传学病史,秦颖实际也是你杀的。”

  “什么?”陈芮惊讶的怒吼起来,脑袋上的青筋蹦起老高,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这是他活了这么多年,经历了无数离奇得不可思议的案件之后,听到的最离谱的一件事。陈芮压抑住内心的怒火,他知道自己现在越不理智,就越容易让别人误解。他压低声音继续问:“方文有消息了吗?那杨小麦到底怎样了?秦颖在车上告诉我杨小麦没死。华泰旅行社的调查,有什么新的结论?”

  “方文和杨小麦还属于失踪状态,没有新消息。但是我在华泰旅行社的一个文件上,发现了一句话,好像是临时写在上面的一个地址。我注意到上面有一个字,你发现过吗?”

  “送给张也中的中通快递,我调查过,邮递员当天生病,临时找了个同事帮忙送去,可他的同事因为临时有事,根本没去。”

  “有这个可能。这个人是个关键,你问问张也还记得那个人的样子吗?如果,陈友文是买凶……”刘蓉小心翼翼的说;“那么现在我们最重要的事情就是让陈友文告诉我们,外面还有多少人在,停止杀戮。现在梁友在全力以赴,争取让你爸亲口告诉他。”

  “刘蓉,谢谢!”陈芮根本不相信这些无稽之谈,他看到有两个游客在缠着张也,场面有点开始紧张,急忙挂断电话冲了过去。

  “美女,我没有恶意,就是请你跟我们一起聊聊天。”一个四川口音的人仍然不依不饶的拉着张也。

  “放手!”陈芮一把推开个子矮小的四川人,没想到这人却有一把蛮力,陈芮被他的反作用力震了一下,两个人一起倒退了几步。

  “她是我老婆,你想干嘛!”陈人刚才一肚子气,此刻终于找到了倾泻的途径,他狠狠的握着拳头,随时准备冲上去打一架。

  “你老婆!”那四川人贼眉鼠眼的瞄着陈芮,明显有点理亏了,但是并不想就此罢休。“我怎么着你老婆了,你他妈推我。你是不是想死了!”

  “我就是想死!你有种,上!”陈芮压不住火,一句话说完,拳头已经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到了那人眼前,砰一声,四川人的鼻子开始流血,陈芮感到自己把他的鼻骨打歪了。两人扭打了起来。这时旁边一直观望的高个年轻人没有说话,扭头就走。过了一会儿,他提着裤腰带又回来了,好像要从后腰里拿出什么东西来。在陈芮被四川人推了一个趔趄的时候,那人突然从后腰里面掏出一把手枪,狠狠的顶在陈芮的额头正中,是指紧紧的贴着扳机。那人一双眼睛露着凶光,在寒冷黑暗的夜色中,让人有一种说不出的恐惧。张也尖叫了起来,用手捂住嘴巴,花容失色。陈芮也没有料到,冲动的一场打架之后看到了枪。如果这件事情闹大,警察很快就会找到他和张也。如果他跟陈友文一样没关起来,那么有人一定会非常高兴,更危险的是,那人找到了替罪羔羊,继续谋杀,会让更多无辜的人死伤。理智战胜了冲动,他无奈的耸耸肩,举起了双手。

  “不好!”那高个子亲言细语的微笑。要不是目露凶光,看起来还以为着是一场有趣的玩笑。“我现在只有一个念头,就是一枪崩了你。我必须要完成,否则,我就不想活着。”高个子说完,表情开始变得异常坚定。

  认怂没用,没有别的办法。陈人计算自己掏枪的时间跟高个子扣动扳机的时间差,胜算很小。四川人抹干鼻血,垂着两手立在旁边,看得出高个子是老大,他就是一跟班。

  千钧一发之际,张也冲了过来,她跑到高个子的身边,瞬间吻住了高个子,然后用手轻轻的握住他拿枪的那只手,到自己腰间,慢慢滑到自己的胸部。高个子被张也吻得抓狂,握枪的手颤抖着,抓着张也胸部的手开始拼命滑动和用力。随着他的用力,张也发出了诱惑的疼痛的声音,让高个子销魂欲死。如果这个女孩,不是那么美丽迷人,不是自己看到就走不动路,不是现在突然不按常理出牌,也许这一招并不会这么奏效。高个子被吻得上不来气,轻轻的附和着陶醉和呻吟着。此刻他的头脑已经被的念头塞满,他紧紧的搂着张也说:“走,跟我回酒店!”

  此刻的陈芮在张也牺牲举动的争取下翻了局,他在万分懊恼和愤怒中把枪逼到了高个子的后脑勺。这个硬邦邦的东西让高个子的满腔淫血迅速冷静,表情狰狞,“原来你也有枪!”

  “是!”陈芮没有多说一句话,他知道这样做很危险,会让警察以更快的速度找到他。但是为了张也,他别无选择。让女人这样救自己,陈芮觉得脸上很燥热。“把你的手拿开!然后从我眼前滚!”陈芮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

  “我不会放过你的!从墨脱离开的,只会是我跟她!”高个子朝着张也一阵狂笑后,拉着四川人慢慢的离开了。张也突然扑到陈芮怀中,放声哭了起来。陈芮紧紧搂着她不说话。夜幕中两个人小小的身影消失在暗处,成了陈芮莫大的讽刺和威胁。

  昨天晚上没有睡好,因为张也一直惊魂未定的哭泣,陈芮一直抱着她安慰她。早上起来头晕晕的,张也不愿意出来,让陈芮把早餐带回去给她。陈芮坐在那里苦闷的吃着早餐,李真坐了过来。“王茂!你昨天晚上听到有人唱歌没有?”“没有!”“你可能睡太熟了,我窗前昨天一晚上都有人唱歌,还是个女高音。我都没怎么睡着,真够邪门的。”陈芮没有再说话,他昨天也隐隐约约听到了一些歌声,但他不想说,因为怕李真这个话匣子说个没完没了。“对了,我看你老婆挺高兴趣要去老外那里算命,你们昨天晚上去了没有?”“没去!”“哦,我是真想去问问,上次卢毅过去都说了什么。可惜那个老外中文不怎么地,我英文也不怎么地。而且我也不信什么天主教,所以没有卢毅那么感兴趣去聊宗教!”

  “什么?卢毅也信天主教?”陈芮好像脑袋突然被人划过一样。他突然发现了三起上吊自杀的共同点。他的妈妈,王昊,卢毅,都信天主教。当然,作为一种信仰,这也许是一种巧合。但是,陈芮还是下定决心要去看看究竟。“卢毅自杀的时候,没有什么人进去过,但是有没有什么异常的声音?”陈芮想到小麦描述王昊的事,想着能否再找到共同点。“一晚上没什么动静,快到清晨的时候,我倒是听到来自别的房间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当时把我给吵醒了。后来那个房间的人没什么事,说是谁踩到猫了。倒是卢毅却自杀了!”有意思!同样也有尖叫声,虽然远隔千里之外,两个人的自杀却有如此相似的地方。陈芮放下筷子,他回想妈妈上吊那天,邻居的陈述中也说了类似的话,说听到房子对面有女人的尖叫声,撕心裂肺的。后来调查什么事情也没发生。他一直没有把十年前妈妈的自杀跟王昊的自杀联系在一起,这是一个极其错误的判断。如今,当很多偶合事件慢慢呈现,陈芮认为自己应该把三个人的自杀事件联系起来。第一都是天主教徒,第二临死前都有尖叫声。如果是这样,难道妈妈并不是自杀?陈芮想起了妈妈的死亡现场留下的那首小诗:

  如果妈妈的死亡不是偶然,那么他留下的这首小诗要说明的是什么?那无疑是一个地方,一个人,可以揭开的一个谜底!